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滨州白癜风病因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0 20:35:3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滨州白癜风病因,云南白癜风能治愈吗,上蔡白癜风医院,用什么方法可以彻底治好白癜风,吉木萨尔白癜风医院,济宁白癜风主要危害,津市白癜风医院

四月北京,温暖和煦,青柳漫飘,春风恣意。清晨七时,记者一行准时出现在张子枫的家中,跟随她上午上课,下午拍片,傍晚参加电影宣传,最后回到家中写作业。

16岁的张子枫早已习惯成了自然,在这种强度中游刃有余,坐在镜头前张弛有序,有青涩的冲动更有礼貌的隐忍,像四月新茶,青涩不失清香,余甘隐隐约约,回味却可良久。

毕竟5岁出道,十几年的艺龄,兼顾学习与工作是她必须学会的。

  

做一个有节奏的演员

8岁参演《唐山大地震》,成为最小“冯女郎”,11岁成为百花奖史上最小获奖者,张子枫可谓年少成名,更被誉为“00后演技担当”。

满载名誉,却并不急于求成,《唐山大地震》中的小方登、《小别离》中的方朵朵、《唐人街探案》中的思诺,这些被大家熟知的角色都成为了张子枫一步一个脚印的见证。她深知好演员靠作品说话,而得到好作品靠的是演技,她一点点磨练着自己。张子枫说,“用‘爱好’形容演戏于我,那程度太浅了。”

“小时候把演戏放到了爱好里面,别人问‘你的爱好是什么’,我会脱口而出是‘拍戏呀’。小时候挺简单的,那时演戏对我来说是爱好,就像有人喜欢打羽毛球有人喜欢游泳,对我来说演戏是挺平常的一件事,只不过这个爱好有点特殊。”

  

随着年龄的增长,这个爱好与张子枫愈发难舍难分。张子枫难以想象生活中如果再也不能演戏会怎样,“如果你告诉我再也不能拍戏了,我会觉得生活中少了什么东西,所以拍戏对我来说已经不是单纯的爱好,更是一种陪伴。”

冯小刚更是在《唐山大地震》中给了张子枫大量眼神特写,连扮演母亲的徐帆都说:“这孩子太真实了,和她一起演戏,我不能不真实。”张子枫也说,“我觉得那是我到现在为止演得最好的。”“我很排斥拍完戏之后看回放,因为我总是能挑出一些毛病。有时候我们想表达的和在镜头前呈现的东西可能不太一样,但是那一段表演几乎没什么问题。”没有遮遮掩掩,张子枫简单直白地肯定了自己塑造的“小方凳”。

  

接下来的事众所周知,张子枫凭借“小方凳”获得第31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新人奖,成为该奖项史上最小获奖者。然而张子枫并不满足于此,“我在《唐人街探案》之前的表演方式一直都是跟着感觉走,想怎么演就比较直观的表达出来,但是长大之后有很多东西是需要你去控制的,因为像小时候那样演的话你一直是演你自己,观众看到的永远都是你而不是你要塑造的人物,这是一个弊端,所以长大之后除了在像小时候一样投入的同时,尽量让自己成为那个人物,贴着人物的走向演才会更像这个角色。所以总的来说小时候真是很真实,现在的话可能会思考更多。”

为了这份热爱,也为了不辜负这些肯定,张子枫时时刻刻充实着自己打磨着演技。“前一段跟郭涛老师合作,发现他们的节奏点掌握得非常好。从前我一直觉得拍戏投入进去就好了,贴近人物就好了,后来就学到了还有关于节奏的掌握和调度,因为我演戏有个问题,会因为自己太过投入会让节变得拖拉下来。”她接着举例说,“比如说有场很重要的感情戏,我觉得我的情绪到了甚至还没有完我就不会停,就会导致整个节奏是拖沓的,以至于最后呈现给大家的效果就不是最好,这点是我存在的比较大的问题,也是我和郭涛老师在合作的过程中,发现自己还是要把握这个节奏的。”张子枫并没有因为获得的肯定而忽略了自己存在的问题,相反,她从不断的实践中总结着自己的不足并加以改正,这在当下浮躁的娱乐圈中是多么难能可贵。

  

做一个有文化的“学渣”

相较于镜头前的滔滔不绝,镜头外的张子枫安静内敛,甚至有点羞涩。今年初三的她,面对中考显得非常从容,“(中考)开始会有压力,久了之后也觉得还好,放轻松去考。”她透露自己的成绩不太稳定,并不是传说中的学霸,“其实学霸并不是我一直想要成为的,学习是学给自己的,只要能做个有文化的人。我的目标是做一个有文化的‘学渣’,这样的话无论是在心态上还是学业上都是有帮助的。”

张子枫喜欢校园生活,对图书馆更是情有独钟,“在学校的时候,我吃完午饭就去图书馆看书,放学后也是去图书馆转悠一圈,为此还特意申请了类似图书管理员的工作,帮老师整整书什么的。”因为工作的特殊性,校园生活对张子枫来说变得异常珍贵,说起学习,更表现出超强求知欲,“我最近喜欢上化学课,比较有挑战性,喜欢背公式,因为未知的永远是最有意思的,有的人就比较喜欢去探索一些东西,我可能就是这种类型。”

  

在工作与学习之外,张子枫天马行空,仿佛对任何事都有兴趣:“曾经喜欢考古,甚至想考北大的考古系”;“现在对计算机有兴趣,觉得会编程的人特别酷”;“有时候觉得研究古文化也是很酷的事情”……

16岁,毕竟正是花季的少女,青春但并不叛逆,随心却不会随性。不用工作的时候张子枫喜欢宅在家里看书、睡觉,有时候画画,虽然她并没有学过,就是随心所欲想画什么就画什么。“有时候我很想在下雨天的时候出门淋雨,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感受,就像站在海边听海声和风声一样,是一种特别放空的感觉。”说起这些稍显“不切实际”的想法,张子枫充满向往,“我还希望自己能出去走一次,是漫无目的那种,不要给自己设定我要去什么地方,就是随便走想去哪里就去哪里。我原来干过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,因为想看雨就跟着乌云走,我觉得乌云在那里,然后过去之后云已经飘走了,我并不觉得这是浪费时间的事,可以从中体会到乐趣。”

“青春就是诗和远方,永远都在不断前进前进前进,正如我正在经历的。”——张子枫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松阳白癜风医院